恶魔法则女体脑洞无责任短片

bug属于我,梗来自原作√以及献给为我辛勤打字的基友√

#一切都是阿拉贡的错#


Part1.
伟大的荆棘花王朝的开国皇帝阿拉贡彼时还作为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鱼积极地寻找着跳出命运这条该死的河的方法,无奈抢先一步上岸的光明女神总是技高一筹。天知道当他发现南洋这块曾经的众神显现之地时有多开心,但在被人摆了一道之后这地方只能用来和弟子搓麻将。

后来好友弥休斯在醉酒后的一句胡言倒是给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该死的,呼,光明女神,”灯光下圣子般神圣严肃的教皇把酡红的脸搁在冰凉的酒瓶上,“女人的心思真是他妈的一样的难猜。”

他醉眼迷蒙地看向桌子对面铁青着脸灌酒的好友,“得了吧阿拉贡,这辈子你都别想搞清楚光明女神的布局,就像你搞不懂罗莉塔,哦不对,弥赛亚一样。”

“啧,闭嘴。”阿拉贡简直想把面前的一整杯酒都浇到对面神志不清的人的头上,“你这个一辈子没有谈过恋爱的处男。”

对方像是什么都没听见一样,自顾自地说了下去:“除非你自己变成女人。”说完他便一头栽倒在桌子上,留下一个醉了一半的开国皇帝。

“变成女人?真是个好办法。”阿拉贡捏着酒杯这么自言自语。


Part2.
帝都新贵,摄政王眼前的红人,目前帝国最有权势的年轻人,郁金香大公爵,今天也是一脸懵逼。


当他早上睁开眼睛掀开被子准备下床时,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大对。出于某种不好的预感杜维往下看了一眼。

下一秒他直挺挺地摔落回了床上。

半小时后,前神殿骑士侯赛因被紧急召入公爵府的书房中。一路上他的内心满是疑惑,杜维很少在这样的清晨找过他,多半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然而前方带路的菲利普脸上并没有什么焦急之色,相反,今天这个蓝海的得意门生脸上透露出了一丝难以言喻的茫然与微妙之感。

在他心中暗自猜测之际已经来到书房门口,菲利普没有敲门,直接以手势示意他进去,侯赛因只得满头雾水地往里走。

“杜维,你……”他的声音在他看见杜维的瞬间哽在了喉咙里。

红发的小子背对着他站在书桌前,衣着与其他都没有什么异样,不过与往日比起来……怎么矮了那么多?

书桌前的人闻言转过来,红色的刘海下是一张姣好的脸,眉目间依稀看得出点罗林家血脉的影子,但毫无疑问这是张女人的脸。

侯赛因惊得往后退了三步。

“妈的给我站那儿不许动!”对面的人忍不住爆了句粗,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脸更黑了,她极不情愿地再度开口:“我是杜维。”


噫不想解释原因我们直接跳过其他场合吧


Part3.
杜维发誓他没有看错辰听到真相后那张眼角暴跳的脸。随后年纪轻轻的摄政王从椅子上面弹起来,难以抑制地大笑出声。

杜维抱臂靠在墙上冷眼看着他难得的失态。

等到辰笑够了以后他擦了擦眼角的眼泪,绕着杜维走了一圈,最后他拍了拍杜维的肩膀。

“我以前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情,但是我的郁金香公爵,你得知道你现在好歹是个美人。”

杜维不动声色地拍点他的手后退一步,皮笑肉不笑地说,“可惜我从没想过要得到这样的殊荣。”

辰闻言挑了挑眉,他打量了一番好友兼下属骤然间缩水了好几个等级的身高,似乎是想象了一下一个男人变成这样的惨状,露出一副理解的表情来。这时他总算是收敛了笑容,神色严肃地问杜维:

“你有没有想过以后怎么做?”

终于等到了这句正经话的杜维忍不住抬手揉了揉眉心,苦笑了一下。

“郁金香公爵肯定暂时不能出现了。但是殿下,我需要一个新的身份,一个合理的身份,这对你我都有好处。”

“我想是的。”辰坐回书桌前重新翻开了公文开始批阅,“但这的确是件困难的事情,你知道的,我的朋友。”他说到这里顿了顿,“帝都里贵族耳目灵得不行。”

“殿下,”杜维非常无奈地接了一句,“你总不能在这个时候敲诈我。”

“当然。”辰面色如常地翻过一页文件,他沉思了一会儿说:“要不这样,你先回去吧,等我想到了合适的人选就让宫廷魔法师带你来见我。”

“您不觉得这件事情尽快解决比较好吗?”

“事实上,我认为在没有紧急事件的时候你大可尽情享受一下新的人生。”辰满脸促狭的回答他,脸上分明是幸灾乐祸的笑容。杜维对此在内心向他比了十个中指,最后他叹了口气,行礼之后退了下去。

“杜维。”在他准备关门的时候辰忽然开口呼唤了一声,杜维转头发现摄政王殿下把下巴放在了交叉的双手上,一脸严肃地看着他。

“你女性的名字,不如叫黛丽吧?”

干蛋那不是你准备娶的第二个王妃的名字吗?

Part4.
“我觉得在你的实力超过阿拉贡之前你是变不回来了。”

赛梅尔坐在书桌上晃动着她的小腿,漫不经心地说。

Part5.
“抱歉,但是薇薇安和我暂时都没办法接受你现在的样子。”

乔乔拖着薇薇安头也不回地准备逃走,杜维甚至没有出手阻拦她们,另一个小姑娘含着眼泪扭头看他时看见了杜维心累欲死的表情。

Part6.
“杜维小子?”

白河愁满脸疑惑地看着杜维把蒙住了他整个脸的斗篷拉开,眼仁猛地一缩,接着他闪电般地出手封住了杜维的行动,把手放在杜维的身上开始探知起他身体的能量流动来。

半响他把手拿开神色凝重地摇头。“这忙我帮不了你。”

Part7.
师父,在和一个女人谈笑……
艾露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飞也似的逃走了。
杜维遥遥地往这个方向看了一眼,手一抖接着给白河愁烤肉。
“艾露好像误会了什么。”
“不用管她。”白河愁语气淡淡地说。




看到没杜维撩的男人比女人多•多•了!!!

评论(9)
热度(48)

© 玱君-咸鱼慢速突刺中 | Powered by LOFTER